2017年5月31日 星期三

2017 北海道。Opening

這幾天覺得刀開得不太順,其實應該是心靈倦怠影響工作(找藉口),不管怎麼說,就是該度假了啦!!!
這趟和公婆相約的北海道之旅,在行前經歷了不少考驗: 牙姑姑聽起來挫挫的待產(母子均安~寶寶頭好壯壯!耶!)、牙阿媽假警報的心導管報告(阿媽妳的冠狀動脈搞不好比我的質地還少年-__-|||);總之,大家健康平安、沒事就好;也讓我重新思考,或許,或許啦!不管怎樣吵鬧或討厭,這一生,還是要和牙外公外婆找個機會一起出國一回,不過關於這個念頭我實踐的勇氣還不夠,讓我再多玩幾趟國內的預演一下再說。
往小樽的JR列車,行駛過海邊

第二天一早7:00的班機,怎麼算都覺得對住在中部的公婆而言太趕太辛苦,牙爸悉心安排下,機場旁的城市商旅平日一晚NTD2000,NTD300就能吃個很飽的晚餐。於是,我16:00下班後,就搭17:00的機場接送直奔旅館。
JetKids很好的機艙延伸設計
這次買了個小小物,讓Linna在四個小時的飛行中,可以好好在機位上躺平:JetKids,這東西可以當機上雜物包、姊姊的機場內行動小車,使用上很直觀很方便。
然後然後!!!我這次終於沒有少帶衣服了!!!(被旅居東京的Erica嘲笑過太多次) 行前塞進去的羽絨衣,擋住了最後兩天直下4C的冰雨低溫,哈哈哈哈~~~(是在驕傲甚麼)
三姊妹的三羽絨,老實說體積有夠蓬鬆的
來記錄一下,這個第一次帶雙寶旅行一週的check list:
DV、充電器、iphone
護照、手機、錢包
機票、簽證(日本不必簽~^^)
小背包、側背包
娃娃車
JetKids
藥物: 小兒鼻福、小兒ACT、小兒抗生素
帶上所有日本風的衣服
食:
鋁箔包即時食物包
 (早上起來,用保溫水壺裝沸水,把即時包放入,Linna就隨時有熱騰騰的餐可吃了)
五晚奶粉,帶兩個奶瓶罐
(雖然平常幾乎不怎麼喝奶了,還是備個每天睡前150-180cc的奶量,生病的時候,甚麼都哭著不想吃時,還有奶可以帶來身心慰藉)

*飛機上只要備一瓶奶粉就好,好吃好喝的嬰兒幼兒餐還是多到滿出來
來包即食包
(以一個寶當單位): 6天5夜。
北海道寒流後的update(再冷,這樣帶都夠)
短袖發熱衣x2;發熱褲x2 (1件帶機上備用;若14天左右的旅程應該衣褲各4就夠)
包屁衣x2;刷毛長褲/褲襪x1
一般圍兜x8 襪子x2
漂亮薄長袖/短袖外衣若干(若14天旅程約6-8套;這次把家裡和式的小衣服都帶上了)
薄長袖外套
連帽暖T-shirt
羽絨衣
小女孩就適合振袖
住:
這行有老人家也有寶,但也多了可幫忙的人守。為了好好度假,我們總共移動三次飯店,每個飯店至少住兩晚,以減少搬動的次數。 到了老二就很隨便了,帶隻床邊小海馬就衝了,不過Linna這一程一直生病睡不好,弄得我們很爆;還好牙被安排和公公婆婆睡一間,四歲的孩子好方便帶出國啊!怎樣都好~~
刷毛厚帽T也是不賴的
行:
這次在小諾的精心安排下,坐了一趟機場接電車,一趟旅館往機場的包車;中間自駕。

最終我們的大行李有兩件託運:
大行李箱 中行李箱

手提行李有兩件:
娃娃車 JetKids
祖孫三人真的很可愛^^
命運是很有趣的東西,年歲長了,我也搞不清楚自己算不算宿命論者了,應該不算吧!我想。

年輕選擇從醫時,心中總有著很多燃燒著熱血的畫面(在哪裡哪裡替病人急救啊~);輕狂時,也有不少飄著粉紅泡泡的少女夢想(當個創作歌手啊~之類的)。仔細想想,這一路走來雖然不算完全順遂,也算是心想事成吶!!!這一路回頭看,這人生也真是夠精彩的。

不過這幾年也真的有很深的感慨。有一天當你終於確信自己成熟了,卻發現,在做關鍵性的決定時,身旁大多數的前輩都幫不了你的忙了。如果這時,父母長輩或任何前輩跳出來跟你說,就聽他的,妳錯信了,以為他們可以替妳做出正確決定,就必然得面對期待上的落差。 那些關鍵的人生決定是屬於自己的;而那些光輝燦爛的時刻,往往是在妳下定決心、邁步向前走的那一刻,隨之出現的。
被這缸沙丁魚感動得亂七八糟
沒有人有能力替妳決定妳的人生,怎樣最好,怎樣最不遺憾,只有自己知道;習慣武斷批評孩子人生的父母或上司,在妳真正面對人生難題時,很可能是最快閃躲的;所以我也漸漸學會了對我父母”先干預後逃避”的不成熟舉動釋懷,就承擔不起啊!但也放不下身段和孩子好好談談,所以弄得好像甚麼都想管但甚麼都管不來的窘態。只能期許自己不要重蹈覆轍吧!放下成見、承認自己的不足,試著讓孩子覺得,當人生碰到關卡時,有父母支持和陪伴。

唉~年近中年,感慨也未免太多了,讓我們直接入正題吧!

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

20170524 動物醫院。小立醫師


今天帶著我們的小小動物醫生拜訪位於基隆路三段153號,台大動物醫院。

好朋友楊醬在日本進修時,認識了同樣在日北進修貓犬癌症手術的小立醫師一家人;今天在小立醫師的導覽下,更加接近動物醫師的專業領域。
動物醫院大樓一至六樓,每一樓都是不同的部門;從走進掛號處就看到不少帶著貓狗來就診的病人家屬。

五、六樓是內外科病房區,在這裡有個大白板,寫著住院動物、病況,和主治醫師的姓名,看到人類的AnemiaPyothorax……病名出現在白板上,有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。

四樓的門診區,就像一般醫院一樣,有著不同主治醫師的診間,診間問診桌前有個就診檯,小動物來了就放在上面。
內科病房住著許多生病的小狗小貓

 繞一繞因為目不暇給,有點記不住了。其中一樓有小立醫師的辦公室,小立醫師的好朋友貓咪momo就常駐在這裡。Momo很老了,曾經被診斷出腎結石合併腎衰竭,小立醫師帥氣地發揮了專業,替小貓裝了一個皮下Bypass,從腎臟接導管至膀胱,將尿液引流。我們還可以摸到牠肚子下方的小裝置;小立醫師也提到,之前他的老狗狗因為osteosarcoma,開完兩次刀後病逝。

小立醫師的貓咪momo
一樓是X-光和MRI室。小立醫師說,動物的MRI一做要做兩個小時;通常是有神經學症狀時,在麻醉下做檢查,但也有在麻醉中再也醒不來的風險。拜訪時,正有一隻小狗要被插管麻醉做X-光,牆上擺著大到小的endo(氣管內插管),光是看著就讓人熱血沸騰了起來~~(想做動物醫生的是牙,我這個牙媽在喊燒個甚麼勁啊~)

在一樓的小動物區,我們還看到生病了在保溫箱裡的小鳥、生病恢復的小兔子,還有生病隔離的魚……
和小立醫師聊起了獸醫師訓練度,大學五年之後,經過interR1-R3,然後開始有自己的VS門診;中間R1那一年還專門接受動物麻醉訓練,訓練時間相當漫長;獸醫佐相當於人類護理師的工作,只是不一定要相關科系的資格,只要有熱情,就可以加入團隊;香港的獸醫師薪水較好,加上對岸的獸醫訓練沒有台灣完整,不少台灣獸醫師便轉戰香港執業,之前是直接執業,不必另考證照。



很棒的動物醫師紙屋,哪天找牙姊一起做一個
獸醫系畢業後可以擔任公職畜產處的醫師(但很多畜產處農家都自己打藥,制度還沒有很完整,所以有時會有其無力之處);動物園的野生動物醫師(每位醫師管不同的動物區,比如說,如果管無尾熊,就還可以出國學習無尾熊照顧治療,必要時可以和國外聯絡,甚至連線請求原產地醫師前來協助治療);診所醫師(但路會和動物醫院醫師很不同);動物醫院較專科的醫師(像小立醫師一樣)。

簡單敘述起獸醫這行的出路,小立醫師笑著說:「路很廣,選擇多,餓不死。」但也提到,薪水可能沒辦法太豐厚。
沒關係!餓不死就好,其他的,只要有愛、勇氣,還有熱情,通通都可以克服的!!!(->這媽媽又在喊燒了~)
好棒啊!!超喜歡動物醫院的,如果牙姊目標不變,沒多久應該又有機會來拜訪熱心專業又親切的小立醫師了^^

順道一提,回程時在門口遇上院長。動物醫院的院長阿伯一席武術白掛,聽說他是某項將失傳武術的獨門傳人,搞不清楚動物醫師或者武術家哪個是他的副業,總之這樣很帥氣就是^^

該請牙爸找個獸醫日劇來熱血一下^^天才獸醫杜立德

 

接下來,就期待Emma有空北上時,來約獸醫轉職的桌遊店老闆相見歡了^^

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

20170515 機上事件

我一直覺得,書寫是自我治療的最佳方式,所以,我在這裡治療我的PTSD。
這幾年醫病關係的風向有點詭異,為了不引起爭論或注意,有些經歷,也只能寫在這裡了。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亂流中,我邊安撫著哭鬧的Linna,邊讓一陣陣暈機不適過去,半夢半醒間,我聽見小諾叫我。

「妳要過去看看嗎?我本來不想叫妳,可是好像很嚴重。」
「甚麼很嚴重?」我還處在彌留狀態。
「前面商務艙,好像需要醫生。」

心裡老不甘願地想,好算了不然去看一下。
醫生都愛飛日本線,搞不好我去的時候就一堆醫生都搞定了,好暈啊討厭,亂流超想吐的……

不過一走進商務艙隔簾,我就整個醒了。
一位老太太橫倒在駕駛艙後方的走廊上,一位顯然是醫護人員的年輕女士跪在她前方聽診;我快速跑向前,單膝跪了下來。

 病人臉唇色青紫,四肢冰冷。
「請問妳是醫生還是……」座艙長焦急問。
「我是醫生。」

沒意識沒脈搏沒血壓。
沒呼吸沒心跳。
啊幹!

AED?請幫我拿AED。」
「好。我們開始CPR吧!」
快速貼好AED貼片,一邊覺得頭好暈好晃,我聽著自己一邊下order,感覺很不真實。

 「請告訴我病人的年齡。」
83歲女性,只有高血壓和胃出血病史,昨晚開始無法名狀地不適,家人於是提前陪她搭商務艙返國。

 CPR之際,口鼻湧出大量暗紅色血水;胃出血吧!stress ulcer
「那是甚麼?」「怎麼會這樣。」家屬和空服員一陣驚呼。

 「胃出血,本來就會這樣,沒關係,我們繼續壓。」我聽見自己壓低的聲音很淡然。
「有鼻胃管嗎?」「有endo?」我試著插管,但飛機太晃,視野太差,來不及墊肩。啊管他!!!不要浪費時間搞那個了!!!Ambu先給氧,其他的CPR壓得回來再說。

 啊幹!先有心跳吧。

 「座艙長,請問飛機還要多久降落?」
「我們準備40分鐘後緊急降落福崗。」
「好,謝謝。CPR不要停,我們邊換手繼續。」

我試著和護理師打上點滴,給一支升壓劑Bosmin;也不管有沒有給進去了,繼續壓,一邊聽著AED測心律。

 「媽媽!媽媽!!!妳這世人都說想去日本,我們去了啊!!但妳要跟我們回家啊!」女兒一邊擦著病人湧出的出血分泌物,一邊含淚說著。

 老實說我覺得病人應該撐不下去,思緒飛越當下,飛機邊搖晃著,座艙長一邊說著要降落了。
「醫師護士,請就坐,正要降落了。」
「好!我們先把病人移進走道比較安全,來一個人扶肩,一個人扶脖子。聽我這邊,來!Neck! Support her Neck!!」我聽見自己喊著,哎呀好晃,飛機好像要降落了。我其實超怕飛機降落,每次降落都要躺好閉上眼睛雙腳頂好地板嚇得要死。但管他的我現在有激增的腎上腺素……

「醫師護士,在降落了,快繫上安全帶。」座艙長有點緊張地喊。

我迅速跳回座位繫上安全帶。
第一次發現,原來我也可以不怕下降時的亂流和暈眩感。

 一邊和幾位空服員換手CPR,一邊看著機艙門打開,啊艙外好亮。
幾個日本EMT救護大哥衝上飛機來,立刻接手繼續CPR;甚麼時候飛機降落的呢?怎麼那麼快。

 我有點恍神地看著救護員接上日文版有螢幕的AED
PEA啊……靠夭心跳還是沒有壓回來,但起碼硬撐著阿媽的循環交手,身體沒有涼掉;情急之際,我轉頭趕緊向家人解釋。

「一般都是心臟的問題,才會來得那麼快。不過瞬間就失去意識了,不會痛不要擔心。」
我想,他們大概知道我的意思。

給阿媽快快蓋上兩件暖毯,機外很冷的,阿媽妳身體別凍著了。就這麼喜歡日本嗎?真的不回來嗎?

我站在機艙口,目送日籍救護員快速用擔架將阿媽送下機,往福岡最近的醫院送去。
與機組人員們並肩站在艙門口,迎著外頭的天光,這個片刻,很不真實。

恍然間,走出機艙的家屬竟站定回頭,直直望向我,深深一鞠躬。
我想,這一幕,我一生不會忘記。

不是每個故事都有美好結局。
不是每場急救都能扭轉命運。
這個,我知道。

飛機再度起飛,延遲兩小時後,我終於回到了座位。
「媽媽妳去哪裡?為什麼去那麼久?」牙牙仰起小臉問我。
「有人生病了很危險,媽媽去幫忙。」小諾接著說。

 「很危險嗎?媽媽妳去救她嗎?有救回來嗎?」

牙。
媽媽,盡力了。 

-----------------


後記:
 
「妳是MMH(我的老東家)的醫生對不對?我是新生兒加護病房的護士。我以前看過妳!!
阿媽下機後,我和並肩作戰的護理師一起填資料,一邊聊了起來。
好高興機上有妳,也還好暈機的我有被小諾叫起來做些甚麼。
雖然這個時代人心難測,也不知道熱血會不會反而帶來甚麼麻煩,但我總是覺得醫者是天職,能幫忙的時刻不可能袖手旁觀的。

 
40分鐘!!!???妳是說妳在BR航班上C了四十分鐘嗎????太累太誇張!!!!航空公司對於妳這樣幫忙都沒有表示嗎?算了!BR airline最小器,我來幫妳問看看妳CPR40min他可以怎麼謝謝妳。」琪琪學姊笑著說要替我在網上問個同行。
學姊妳真好,其實看著一群花容失色跟著我CPR急救的空姐,我也不好意思要求甚麼了。不過我大概會有幾個月的時間不想看到BR空姐的制服或絲襪,因為會想起我邊暈機邊蹲著CPR的那段時光。

 「妳贏了!!!!妳贏了!!!!!!這個禮拜的訴苦事件妳贏我了!!!!CPR四十分鐘真的太賽了!!!碰到這種事算妳金田一柯南。」芳兒一邊苦笑。
每週的訴苦時光,芳兒都會跟我交換這週開刀執業發生的鳥事。我一個開業醫碰到的塞事怎麼能跟還在做重症的芳兒比?當然每週都不夠精彩輸透透啊~但,耶!!!這週空中CPR四十分鐘這種百年難得一見的塞事,我終於贏了。
 
飛機上廣播需要醫生很常見嗎?怎麼我覺得我碰到的頻率不低……
難道我真的是柯南還是金田一嗎……
邊暈機邊迫降邊急救一兩個小時、紮實CPR四十分鐘,我的老骨頭都散架了。泡了一週的溫泉治療通通被抵銷,看來要睡一週才睡得回來。

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

20170501 麗寶樂園。璞彎牙三巨頭會議


我真是愛死他們三小福了!!!!!

話說,牙牙從小開始最好的兩個朋友小璞和彎彎,終於有機會見面了!!!!不過這趟期待好久的三巨頭會議,因為彎彎途中突然生病而有點可惜,沒關係!!!小病很快就好了!!!這就是一定要續攤的預兆啊!!!!

璞家人和彎家人都是開朗細心的好朋友,兩個小男生雖然個性不同,一靜一動,卻都是貼心的好寶貝~~~這幾個從小看到大的孩子怎麼看都讓人好喜歡,也謝謝你們願意和我們活潑開朗的牙姊做好朋友唷~~~

這次的突破是,經過多年的耕耘,兩位小紳士的妹妹們悠悠和雍雍,終於也可以和我一起玩了!(->這個媽媽其實是自己很想跟人家交朋友)

雖然這幾天的麗寶樂園人潮洶湧混亂,但看著六個孩子開心地在陽光下笑著鬧著,看著六個大人彼此有點虛脫卻又滿足的笑容,整個人都幸福了起來。
惹人嫌的爸爸們只好擠後座
 不過蠻意外,麗寶福容飯店處理大批遊客的應變能力那麼差。
飯店的硬體設備很好,港式飲茶很好吃,座位也很舒適,但人員訓練極度不足。

事前訂房要求的"嬰兒床"、"床圍"、"澡盆".....入房時通通說沒有訂到,櫃台人員不但只能雙手一攤說沒辦法,還一直鬼打牆說"沒有訂到"、"沒有訂到" ......讓人很想飆罵,但又明明知道飆罵基層人員沒有效果。
多元成家的爸爸們
 一樓Cafe只有一位小哥要接整個大廳客人的單,看他一個人完全忙不過來;還要一直被房客酸。加上有些房客水準真的差啊~叫個飲料一直插隊,讓人又煩又同情;是那麼省成本嗎?那麼多的容客量沒辦法多請一位吧檯師傅來支援?

晚餐叫外帶,幾道菜要站在餐廳等40分鐘,菜還上不全;訂房附的套餐上菜順序超級亂,而且有的人有,有的人沒有,跟服務人員詢問時,這些年紀很輕的弟弟妹妹們通通一臉茫然眼神閃爍,我知道這個表情!!!就是一副沒訓練推人家上場又過勞的直覺反應咩!!!看得我一肚子火。
傳說中的三大一小兩女傭
 早餐的服務生來去不少,但一樣是在人群中一臉茫然眼神閃爍。感覺都是匆促招來的工讀生啊!!!這麼一個大飯店想賺人家假日的錢也不能這樣搞啊!!!
不過台灣的樂園就這幾家,要住得離樂園這麼近的房間也非麗寶莫屬了,加上還有專屬90cm以上的小寶歡樂區,這個地方是鐵定還會來的,只是下一次,我想挑個日、一平日來玩了。
晚上在房間玩小枕頭爸送的指甲油
 但無論如何,有朋友就有好回憶。
雖然過程中有人吐(可憐的彎彎,撐到最後還是不敵病毒找麻煩)、有人哭(Linna妳可以再失控一點),有人GG(->這梗大概只有我們麗寶GG團才懂)有人嗨爆,但整體而言還是溫馨快樂的好回憶。而且最後還有璞爸深夜送暖,幫彎家人找回掉在飯店房間的書,為這一程畫下美好句點。
"我是Linna"
麗寶GG團,我們下次見。